结果公开

我吃饱了

点击量:   时间:2018-04-23
“嘿,人要是来了走运,挡都挡不住啊,这不才几分钟的时间,就混了五千大洋。”楚扬用手摔打着李娟支付给他的五千块钱误工费,慢悠悠的走回了福临门旅馆门前,心里就别提多得意了。有了这五千块钱,最起码近几个月是衣食无忧了。

  不过,当他看到福临门那两扇紧闭的大门后,才想起现在回来,可能有点太晚了,而且还好死不死的又在月朦胧得罪了夜流苏,她要是不借机把自己关在门外才怪。

  那,这个夜流苏到底是做什么的?不但有一个后院那么大的旅馆,而且还可以一拳在水泥墙上砸个坑子。有这样的条件和本领,却要偏偏去酒吧吃苦受气的当个啤酒妹,还真是让人费解呢。难道说,她这是在掩饰什么?心里这样想着,楚扬下意识的伸手推了下门。让他没想到的是,看似紧闭的房门在他这轻轻一推下,竟然吱嘎一声的开了。

  “你回来了。”楚扬还没有进门,黑漆漆的旅馆大厅中有个女人的声音响起。这个不带有任何感情x色彩的声音,蓦然间在黑暗中响起,仿佛是从地狱中传来,让老楚感觉浑身冷飕飕的,赶紧的说:“啊,是我,我回来了。”

  “下次记得在十一点半之前准时回来,要不然你就睡外边吧。”随着啪嗒一声,大厅上方的灯亮了,夜流苏就坐在吧台后面的那张椅子上,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脸色在灯光下有些苍白。衣服还是在月朦胧的那身衣服,只不过楚扬在她身上一丝生气都找不到,她整个人仿佛是个诡异的幽灵,鬓角处的发丝随着门外吹来的夜风微微的飘扬,给人一种很不真实感。

  “下次不会了。”楚扬以为她会提及在月朦胧的事,所以在关上门之后就站在了门口,心里在琢磨着怎么和她解释才能让她忘记这事。毕竟她手里还有自己一千块钱呢,虽说今晚因为她的缘故又挣了五千,但想起那一千块钱很有可能就这样白白的没了,他心里还是老心疼了。

  “你还有事?”双手托着下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李寻欢,见老楚站在那儿不动后,被乱发挡住的好看眉毛轻轻一皱。

  “哦,”这是提醒我和你道歉吧?楚扬擦了一下鼻子,讪笑道:“刚才在月朦胧……有点不好意思啊,你可别放心里去。”

  “刚才在月朦胧怎么了?有什么事非得放心里吗?”夜流苏在问这些话的时候,脸上的表情还是没什么变化,就像在月朦胧,那个被楚扬揪住大腿使劲拧的女人不是她一样。

  “哦,没什么。”见人家根本不承认,本来楚扬还想问问她以后再去哪儿工作呢,现在倒也懒得关心她了,尤其是她那一脸冷冰冰的样子,更是让他看不惯。淡淡的说了一句没什么,就快步向后院走去。

  “你等一下,”夜流苏说了一声,然后从吧台下端出一个保温饭盒,放在吧台上:“这是今晚给你留得晚饭,差不多都凉透了,先凑合一顿吧。还有,希望你下次喝酒的话,去朝山街的‘梦幻’酒吧吧,我也在那边兼职。有条件的话呢,可以来照顾一下我生意。”

  “哦,那我一定去,一定去。呵呵,其实,其实我、我喝酒不用吃饭的。”楚扬没想到她会专门给自己留出饭来,心里感觉一暖,刚想说几句感谢的话,却见夜流苏绕过吧台向二楼的楼梯走去:“这饭你爱吃就吃,不吃拉倒。看在你是第一天住店的份上,才给你留着饭留着门的,过了今晚,将按照我说的去做了。”

  难道你就不能不和我摆老板他娘的臭架子吗?目送夜流苏上了二楼后,楚扬挠了挠头,无声的苦笑一声……

  第二天早上。

  一直到小风骚来砸门的时候,楚扬才打了个哈欠的睁开眼。其实这也不怪他,只因好多天他都没有睡过这么安稳的觉了。在还没有住进福临门的之前,因为肚子的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,自然就只能睡在天桥底下了,虽说这时候晚上不冷,但那些蚊子却是让人委实睡不好。

  哈欠,眼前的幸福生活,貌似都是那个开法拉利的妞送的吧?楚扬在翻了个身后,忽然想起了周舒涵。当然,他是不知道那个被他气的半死、又被吓得半死的妞名字叫周舒涵的。

  “喂,你起来了没有?起来吃饭啦!”可能是很久没有来福临门住的原因,小风骚对楚扬这个唯一的客人很是体贴,拍打着房门一个劲的让他起来吃饭。

  “好了好了,这就起来。”本想早饭不吃接着再睡的楚扬,忽然想起要是不吃的话,那每餐五块钱可就打水漂了,所以赶忙翻身坐起。常言道吃了不疼瞎了疼,尤其是在还没有找到工作前,说什么也不得节省着花每一分钱不是?穿好衣服下床开门后,他笑眯眯的摸了小风骚的脑袋一下,就走到院子中的水池旁,拧开水龙头洗了洗脸,然后又把右手食指伸进嘴里开始刷牙……

  “你真够恶心的,竟然用手指头当牙刷。”看到楚扬如此刷牙后,紧跟着他走过来的小风骚,弯腰做出了呕吐状。

  “怎么,用手指头刷牙怎么还恶心了?”楚扬纳闷的扭头,一咧嘴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:“我很多时候都是用手指头刷的,这不是也很白吗?而且还节省牙膏牙刷的。”

  “我不是说你牙齿不白,我是说,难道你晚上不用手抓着你的那个小、小什么吗?抓了那个再塞嘴里,恶心不?”看小风骚瞪着楚扬的胯间说这些,让楚某人怀疑自己的运动裤裆部是不是撕了,赶忙低头一看是完好无损的后,这才放心的问:“小什么啊?”

  “喏,”小风骚回头看了一下通向前厅的窄走廊一眼,并没有发现他娘在那儿后,就快速的在楚扬胯下摸了一把:“靠!这么大!你、你晚上睡觉不抓着它?”

  “靠!”愣了小半天,楚扬现在才明白过来,这小子为什么在看到自己用手指头刷牙后感到恶心了,原来他晚上睡觉时都是抓着小弟弟睡觉的,还以为别人也和他这样没出息呢。骂了一声,伸手敲了小风骚的脑门一下,压低声音说:“我的这个太大,用手攥不过来,所以我晚上睡觉从不用手抓着它。”说完哈哈大笑几声,就向前厅走去,只留下小风骚在那儿傻乎乎的用手比划着什么。

  福临门诺大的客厅里,只摆了一张桌子和三个椅子。等楚扬走进来的时候,夜流苏正在往桌子上端饭,只不过衣服已经不再是昨晚那件色彩俗艳的广告衫了。

  直到现在,楚扬才趁着夜流苏忙着盛饭时偷偷打量她:上身是一件淡青色的长袖体恤衫,一件淡蓝色的短裤下露出的莹白色小腿泛着健康的光泽。脚上却穿着一双黑色的夏季运动鞋,脑后面甩着一条乌黑的马尾。如果不是那半截晃得男人眼珠子痒痒的小腿,她这身以黑色为主的打扮,很容易给人一种迟暮的朴素感……其实就是老土。

  嘿,这妞给人一种、一种大智若愚的感觉。其实,楚扬很想用一个合适的词汇来描述夜流苏,只不过却一时半会的想不起用哪个成语了,所以只好用大智若愚来形容她。

  夜流苏在家好像不怎么爱说话,就算是明明看到楚扬坐在椅子上做出想帮她的样子,她还是一声不吭的将米饭最满的那一碗放在他面前,这才对进来的小风骚摆了摆手,示意他也过来吃饭。

  “你自己吃就是,不够的话自己盛,不用管我们。”看到楚扬眼巴巴看着饭碗却没有拿筷子,夜流苏就淡淡的说了一句,并把那盘炒豆芽向他跟前推了推。菜里并没有肉,只不过颜色很好看,气味也挺香。

  “呵呵,好的。”不知道为什么,在看到她这样‘善解人意’后,楚扬忽然有种正坐在自己家里吃饭的感觉,而家人就是小口小口吃饭的夜流苏,以及大口扒饭眼皮都不抬一下的小风骚,很是给他一种一家之主的错觉。唯一的遗憾是不能夹起一筷子菜放在她碗里,再腆着脸的说句:‘老婆你吃’了。

  “我吃饱了,出去玩。”就在楚扬吃完一碗米饭,正在考虑是不是自己盛一碗时,小风骚抹了一把嘴把饭碗一推,跳下椅子就跑了出去。这下,整个大厅内就他们俩人了,楚某人就不好意思的去盛饭了。墨迹了片刻,他只好也把碗一放,装作自己挺勤快的说:“我也吃饱了,等你吃饱后我把碗一起洗了?”

  夜流苏抬头看了看他,小巧的舌头舔了一下上唇,却又极快的缩回去:“不用了,我会洗的。你、你只吃一碗就饱了?”

  “饱了。”楚扬瞥了一眼盛饭的不锈钢盆,咽了口吐沫,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喜欢撒谎了。

  “嗯,那我下次少做点,做多了吃不了是浪费。”死要面子活受罪,该!心里暗笑的夜流苏,表面沉稳的点点头,继续吃饭。

  “呵呵,是啊,是啊,做多了吃不了是浪费呢。”Look,这就是撒谎的代价。唉,以后很可能都只吃个半饱了,这不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吗?楚扬苦笑着点点头,站起身走出了福临门的大厅。饭虽然没有吃饱,手底下也有了点资金,但工作还是得继续找下去的,要不然怎么实现将秦朝娶进家门的宏伟理想?

  可能是觉得手里有了几个钱的原因,楚扬就看不上扛包这个工作了,决定先给自己置办一身象样的行头,然后再去人才招聘市场溜达一圈,看看有没有什么既体面还又挣钱多的工作,虽然那种地方他早就去过四五次了,虽然他连一个高中毕业证都没有,但人在穿上一身象样点的衣服后,自信心一般都会马上膨胀起来的,说不定那些管招聘的就反过来求着他了。

  出来福临门那条巷子,楚扬沿着人行道走不多远,就看到了一家门面不大的衣服店。进去后,看衣服的价格也可以让他接受,就在卖衣服小妹那甜甜的夸赞声中,花了四百大洋,从头至脚、从里到外的换了一身山寨版的皮尔卡丹。当他从镜子里看到自己时,也着实的陶醉了那么一番:就我这么帅的一人,让人一看就有种成功者的气质,怎么可能找不到满意的工作呢?

  带着这种满满的自信,楚扬同志在泉城大大小小的招聘市场上奔波了六七天,电话费都打没了一百多块钱的了,可还是没有找到他心目中的工作……或者说人家一看他身份证后就不再给他机会了。楚扬知道,柴家那个女人发出的‘通缉令’已经来到冀南了,这些用人单位肯定都得到了她的警告。

  对柴慕容的这样咄咄逼人,楚扬除了叫花子咬牙穷发狠外,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。其实,他也曾经想过离开冀南再流浪他乡,但静下心一想,觉得这样做一点都不合算。

  一:楚扬知道,不管他逃到哪儿,依着柴家的势力,肯定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查到他,并警告那些‘收容他的好心人’。

  二:最关键是楚扬还有一千块钱在福临门,如果这时候扔了闪人的话,他还有些舍不得……再说了,反正逃到哪儿也是这样的结果,那就不跑了,就留在冀南得了。

  决定要留在冀南的楚扬,生怕自己的住处会被柴慕容手下给打探去、再给夜流苏施压把他撵出来,所以每次回福临门时,他都要在外面兜圈子,直到确认没有跟踪者后,这才溜回福临门。

  •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

   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

  • “告母家书”作者发起众筹治病:“我想

    “告母家书”作者发起众筹治病:“我想

  •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

   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

  •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

   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

  •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

   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