价格和收费

狗熊救美

点击量:   时间:2018-04-26
 “煞笔,就你贱,每次都来打扰老子好事。”周鹏飞狠狠地踹了我一脚,走向了床上。

  我这才注意到林诗诗躺在那里,旁边丢着一条纯白色小内、裤,因为喝的有点醉了,有点口齿不清,周鹏飞去脱她衣服,林诗诗有气无力的反抗。

  “玛德,不会是假货吧,怎么这么快就要醒了。”周鹏飞很不爽的骂了一句,把林诗诗的手甩开,林诗诗哼哼唧唧的说不要,可惜力不从心。

  “飞仔,不行就拍点照片,有备无患。”

  周鹏飞的朋友说道,一只脚踩在我身上,周鹏飞说很有道理,然后就拿出手机对着林诗诗去拍照,又去脱林诗诗的衣服。

  我愤怒的看着这一幕,拳头死死地捏着,质问周鹏飞,“周鹏飞,你是不是人啊,林诗诗那么相信你你就这样对她。”

  我有点不敢想了,如果周鹏飞拍了林诗诗的照片去要挟她,还轮流欺负了她,林诗诗这一辈子可以说都完蛋了,会沦为这个畜生的玩物。

  “你煞笔吧,老子就是想玩玩,她傻怪谁,怎么心疼了啊,看你这煞笔样应该暗恋林诗诗吧,这次便宜你让你看个够。”周鹏飞哈哈大笑,特别的邪恶。

  我猛地想要起身,大骂周鹏飞是畜生,可是我还没爬起来,背后就被狠狠地砸了一下,原来是另一个男的用板凳拍我,我又一次趴在地上,疼得满头大汗。

  这时候林诗诗好像清醒多了,呆呆的看着我,周鹏飞勾起她的下巴说你醒了,正好,可以好好玩玩了,还把手机里的照片翻出来给林诗诗看。

  林诗诗伸手去抢夺,大骂周鹏飞不是人,剧烈挣扎起来,周鹏飞狠狠地扇了她一个巴掌,林诗诗当时就蒙了,呆呆的躺在那里,面对着我不再反抗,眼里有泪水流下来。

  周鹏飞就跟闻到了血腥味的狼崽子一样,朝着林诗诗扑了过去,笑声特别的恐怖,我大脑一片空白,仿佛回到了几年前的夜晚,雪姐当时也是这种绝望的眼神,流着泪水哀求我帮她……

  “我草泥马!”

 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,猛地抓起地上的板凳就朝着周鹏飞砸了过去,恶狠狠地扑过去,跟他扭打在一起,周鹏飞被板凳砸的痛叫了一声,我坐在他身上拳头狠狠地朝着他锤了两下,砸在他脸上,让他痛苦的大叫。

  场面一下子混乱了起来,周鹏飞的朋友也过来打我,我很快就被掀翻,周鹏飞和他朋友对着我拳打脚踢,一边打一边吐口水,下手特别狠,我痛的抱住头蜷缩在那里,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。

  周鹏飞两人打了我足足十分钟方才累得气喘吁吁的坐在地上,忽然周鹏飞惊叫一声,说林诗诗人呢,他朋友也愣住了,说刚才还在的,我这才注意到林诗诗已经不在房间了!

  我们三个人都愣住了,刚才光顾着打架,根本没注意林诗诗是怎么走的,我心里庆幸,我总算不再窝囊了一次了。

  “麻痹的,还敢动手,老子今天打死你!”周鹏飞火了,对着我一顿拳打脚踢,我疼得蜷缩着,嘴角都有血迹流下来了,完全没法还手。

  “周鹏飞,这小子顶不住了。”

  “麻痹,这种煞笔打死了活该!”

  周鹏飞不听他朋友的劝,把我朝死里打,我狼狈的被动挨打,最里面咸咸的,背后更是火辣辣的,不知道断了几根骨头了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房间外传来一阵脚步声,紧接着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冲进来把我们按倒在地,我看到林诗诗还跟在后面。

  我松了一口气,心里很是宽慰,看着周鹏飞两人煞白的脸蛋,我知道自己得救了。

  “就是他们三个,想要欺负我。”可就在这时,林诗诗开口指着我们三个人说了一句。

  我一听,眼睛瞪大的看着她,林诗诗脸上一片冰冷,让我无比的陌生!

 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林诗诗,强忍住身上的痛楚抬起头问林诗诗什么意思,但是林诗诗根本不看我,冷漠的令我害怕。

  “就他们三个?”带头的警察冷冰冰的看了我们三人一眼,挥挥手,朝着我们围了过来。

  周鹏飞的朋友想跑,结果还没出门就被踹翻在地,根本没有任何还手的机会,脸上尽是害怕之色,不断求饶。

  “又是你个臭煞笔坏事,你给老子等着!”周鹏飞踹了我一脚,一脸坦然的站了出来,还冲着林诗诗笑了笑。

  周鹏飞一点也不害怕,我心里却怕的不行,浑身都僵硬了,几年前我爸就是被警察带走的,那一天我到现在都还记得,我对警察特别的怕,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。

  •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

   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

  • “告母家书”作者发起众筹治病:“我想

    “告母家书”作者发起众筹治病:“我想

  •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

   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

  •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

   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

  •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

   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