审批标准

回到地狱

点击量:   时间:2018-04-10

姑姑拖着我往汽车站走,围观的人散了,我看到了蒋昊。

  他手里还拿着一杯跟那天一样的饮料,人群散了他才看到我。我看到他的眉头皱了皱,眼神还是和那天一样的冷漠。

  是他告密的,直觉从我脑子里跳了出来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突然就恨他恨到了骨子里。

  姐姐好不容易才让我从姑姑家逃了出来,现在我被姑姑找回去,姐姐一定会难过的!

  姑姑拖着我,正好从他身边走过去,我都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,死命挣开了姑姑的手,狼崽子似的扑上去,对准他手腕就是一口——

  我听见他倒吸一口冷气,饮料啪嚓掉在地上,清新的柠檬味撒了我一整个脚背。

  周围有人在嚷嚷,可我什么也听不清,我只想狠狠地咬,把我所有的委屈,所有的怨气,全都发泄在了这一口上。

  姑姑咒骂我,打我,我还是死也不松口,最后,我耳朵里开始一阵阵的嗡嗡作响,眼前一黑,我就没了知觉。

  我像条丧家犬,被姑姑拖回了家。

  一进门,我就看到了几张纸钱,还有堆在门口的几团脏兮兮的白布。

  关了门,姑姑狠狠一脚踹在了我身上,拉着我的头发,尖声骂着我,不管我怎么哭怎么求饶,姑姑都不松手。

  她把我拖到房间里,用力按着我的头让我跪下,姑父那满是横肉的脸,在黑白相框里阴森森的盯着我。

  姑姑恶毒地咒骂着,咒骂我跟姐姐是丧门星,杀人犯,我哭着跟她顶嘴,不让她骂姐姐,我问她姐姐去哪儿了,姑姑一口唾沫就吐在了我的脸上——

  “那小婊、子死啦!杀人偿命!她挨枪子了!死了!”

  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冲上去打她,“没死!我姐姐没死!没有!”

  我的反抗,换来的更狠的一脚。以前在姑姑家挨打,总有姐姐奋不顾身来保护我,可是现在,再也没人护着我了。

  姑姑把我关在了房间里,关了一天一夜,什么吃的都没有,除了姑父遗像前摆着的几个苹果,我又饿又渴,但我我不敢去抓那个苹果,我怕。

  姑姑也没吃东西,但她就是有力气按着我的头,使劲往地上撞,逼我不停地给姑父磕头。

  姑父是被姐姐捅死的,姐姐紧绷的神经,终于在姑父强、暴了她的那天绷断了。

  “杀人偿命,天生就是个卖X的货,让男人上一回就要死人,骚种!活该让警察抓走挨枪子!”

  每回这么说的时候,姑姑表情里都有种恶狠狠的痛快。

  我总觉得,姑父没有死,他的魂儿是钻进姑姑身体里了,要不然的话,姑姑怎么会变得跟姑父一模一样了。

  姑父死了,姐姐也没了,家里就剩下了我们俩,以前我老幻想,姑父要是没了,以后就没人打我了。

  然而现在姑父没了,姑姑却开始变本加厉地对我动手。

  而且她比姑父打的还狠,除了打,她还会用针扎我指头、脚心,刚开始我还会反抗,后来姑姑每回都把我扒、光了再打,没穿衣服,我就跑不出去。

  每回晚上我都哭着想姐姐,我觉得自己对不起姐姐。

  时间一长,我对姑姑的打骂就变得麻木了,因为我发现,我越是不反抗,她就会越早感觉到没劲,停止打我。

  别人生活的地方是家,而且成长的地方,是地狱。

  我学会了默默忍受,但我不认命。

  我每次都告诉自己,再忍忍,坚持下去,等我长大要工作以后,我就有能力离开这个地方了。

  这一忍,就忍到了我的十六岁。
 


  •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

    检察部门应加强刑事和解监督

  • “告母家书”作者发起众筹治病:“我想

    “告母家书”作者发起众筹治病:“我想

  •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

    训话术装专家 流水作业骗钱财

  •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

    广州大巴行驶时自燃现场 无人员伤亡

  •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

    三星电子副会长李在镕二审获刑2年6个月